混沌武士大卫豆腐

宝钻,拔杯,盾冬,吃吃吃,搞搞搞,没事瞎特么写

名姝真好看

非洲偷渡到欧洲的最佳方法就是
啥也不想
真正的心如止水或心如死灰
啥也不求
用一个放空的大脑来抽
亲测特别有效

我换了个头像
最近修仙修的有点狠
得好好睡觉啊

试了好多好多香,也闻不出个一二三来(没救直男鼻
最后终于选了几个适合自己的
秋冬橙色苏丹,春季东方香根草,夏季雪白龙胆
第一次喷错了玫瑰味的女香,结果基友以为我糟蹋了别的小姑娘
我也没有作案必备的器官啊😂

有时真不敢相信,POT里的Boy们居然是一帮初中生
我初中时怎么就没这样😂队里净是一帮根本不把我当女性的,十四五岁就有五大三粗之势的师兄弟,和一群雄激素分泌过旺,抡圆了膀子就能正面肛了师兄弟的师姐师妹
搞网球的和搞游泳的怎么差距这么大23333

失眠
翻看很多年前收藏的图片
原来那时候每天在泳池里泡到发胀的我,那么喜欢网王啊,那么喜欢幸村精市,以至于大多数图片都是他。
每天训练前看看他当作心理鼓励,在将近三十公里的训练量完成,趴在池边,一边吐光胃袋,一边盯着水波,脑子昏沉地想起他深蓝色的卷发和敛着波光的眼睛
一转眼,那部作品里的男孩们,如果真实存在,按年龄也得叫我声“姐姐”了
这些年,因为伤病暂时退出泳池,一直拼命和伤病斗争,几次险些永别赛场,直到去年才真正得以重返。记得当时扣着泳镜,站在湿漉漉的起跳台上,不知为何就想起那个披着队服立在场地边上的立海大神之子,那个美丽又通透的少年人。
现在大概可以问心无愧地说一声,我真的懂你了,精市...

从始至终的善良是世上最恐怖的苦役了

对异性爱情故事中出身法兰西的男主总是有偏爱
而且这份偏爱大概是没救了

天猫“女王节”的广告上
一袭红裙包裹的美丽女子,被满地的“女王装备”围绕
好似涌动着资本与物欲的海面上,一只精致又脆弱的红色纸船
只是那样的娇笑着,明媚着,丝毫不在乎自己将被汹涌的波涛带向何方

瞎特么写的随笔:由亲族杀戮后的费诺里安引发

所谓的“凝视深渊,深渊也凝视你”,以我所见,文字上并不成立。
深渊又没有眼睛,生理上做不到“凝视”这个动作。另外凝视深渊的人是何方神圣,居然值得深渊这一生自亘古的存在,抬起并不存在的眼皮来懒懒地瞅上一眼。
凝视深渊的人,自深深处所见,大概是那于暗影深处回望的自己。
崖上的,纯白无暇如赤子新生,渊里的,血迹斑斑似罪人将死。
深渊只是一面镜子,恐怖之物,自在人心。

(突然觉得经历三次亲族屠杀后的大梅......幸亏是精啊,是人类的话估计早就重度抑郁症了......不过精会不会患抑郁症也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啊)

© 混沌武士大卫豆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