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虞

生于世,且游嫣

愤怒的吐槽:关于FGO相关Tag下无授权搬图的乱象

占一下TAG,提醒各位从P站推特上搬图下来,不管原作者要授权、不写原作者是谁,用别人的作品给自己涨热度的人,你是当所有人都不刷推特不去P站不追原作者吗?如果你没意识到这么做不对,麻烦你去看看知识产权法,或者干脆想想,自己的作品被陌生人这么无授权搬运、到处贴,别人还以为这是他们的作品,干脆没人在乎也没人知道是你的作品的感觉?
有点意识行吗

看In A Family Way的时候正好听到这首,文中写军医可爱的小女Margaret,写她和慈父军医的互动,写她眼里看到的军医和侦探的感情,在这首BGM的渲染下,一切都染上了一层温柔明亮的色彩。
Faure的Dolly组曲是继Pavane之后,我最喜欢的Faure的“小”作品,“大”作品像他的Requiem,Libera me和 In Paradisum这都很经典但也很少见的了
Faure这个人的作品真是充满了柔软干净的温情,法兰西的优雅、精致和婉转非常明显,搭配一些温情脉脉的文学,食用风味极佳。
不愧是能带出拉威尔的人,Faure真的赞

ACD/Granada向片段存档

原著向侦探暗恋医生的隐喻向片段,侦探POV。也可以被视作Granada向(写时想的是杰宝的脸,医生的脸是DB老师的脸稍微美化)

在OOC里闪转腾挪。由于太短,就不打TAG了。

灵感来源:Salome+Inferno

...那个充满隐喻的梦,降临在主显节的午夜,华生为我庆祝生日的几小时后...那真是一个与之前温馨气氛完全相悖的恐怖梦境。

至深的深处,我捧着华生的头颅,在倒锥形的硫磺坑中发疯似的舞蹈。我亲眼看着我舞个不停的脚被火舌吞噬,剩余的身体则一寸一寸地消失在刺眼的浓烟与焦糊的恶臭中。我的大脑被恐惧淹没,但我被不知来由的癫狂支配,我无法停止。

有谕旨自头顶上方的黑暗中传出,其声威严。那声音命令我:放...

瞎XX乱写(三)

随笔瞎写,听着男声易燃易爆炸搞出来的,大概是个奇怪的第一人称

“‘爱’这个字眼,在我们这些男人的词典里,本是存在的。很久很久以前,那绽放于亚哈梅拉(*1)之畔的城市的歌谣里,帏帐中,墓碑上,这个字眼,被唱颂,被吟咏,被铭刻。它的后面,甚至跟着那个至高的后缀——‘永远’”
“然而,天火降临,弱水奔涌。神灵蘸着英俊祭牲的血,杀死了它,又赋予它新的灵魂。重生的它,可怖到即使义人无辜的妻回望一眼,也要永世受那苦涩禁锢之刑(*2)。”
“从此,它的新名字是‘罪’。”

*1:死海希伯来称呼的音译:Yam-ha-melah。圣经中以同性淫行被毁灭的罪恶之城“索多玛”便在死海东南角

*2:指圣经创世纪19:24-26提...

锁骨菩萨:唐 李复言《续玄怪录》

昔,延州有妇人,白皙,颇有姿貌,年可二十四五,孤行城市,年少之子,悉与之游,狎昵荐枕,一无所却。数年而殁,州人莫不悲惜,共醵丧具,为之葬焉。以其无家,瘗于道左。唐大历中,忽有胡僧自西域来,见墓,遂趺坐,具敬礼焚香,围绕赞叹数日。人见谓曰:“此一淫纵女子,人尽夫也,以其无属,故瘗于此,和尚何敬耶?”僧曰:“非檀越所知,斯乃大圣,慈悲喜舍,世俗之欲,无不徇焉。此即锁骨菩萨,顺缘已尽,圣者云耳。不信,即启以验之。”众人即开墓,视遍身之骨,钩结皆如锁状,果如僧言。州人异之,为设大斋,起塔焉。

© 无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