蓬山仆射

瞎XX乱写(三)

随笔瞎写,听着男声易燃易爆炸搞出来的,大概是个奇怪的第一人称



“‘爱’这个字眼,在我们这些男人的词典里,本是存在的。很久很久以前,那绽放于亚哈梅拉(*1)之畔的城市的歌谣里,帏帐中,墓碑上,这个字眼,被唱颂,被吟咏,被铭刻。它的后面,甚至跟着那个至高的后缀——‘永远’”
“然而,天火降临,弱水奔涌。神灵蘸着英俊祭牲的血,杀死了它,又赋予它新的灵魂。重生的它,可怖到即使义人无辜的妻回望一眼,也要永世受那苦涩禁锢之刑(*2)。”
“从此,它的新名字是‘罪’。”




*1:死海希伯来称呼的音译:Yam-ha-melah。圣经中以同性淫行被毁灭的罪恶之城“索多玛”便在死海东南角

*2:指圣经创世纪19:24-26提到的,索多玛毁灭之时,义人罗得的妻子在出逃时忘记天使的劝告,回望火海中的城,随即被上帝变为一根盐柱的故事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蓬山仆射 | Powered by LOFTER